罚单接踵数据“打架” 洛阳银行“硬伤”多 作者: 葛爱峰 王鑫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24 16:3
发布时间:2020-02-08

罚单接踵数据“打架” 洛阳银行“硬伤”多

华夏时报记者 葛爱峰 实习生 王鑫 洛阳报道

十三朝古都之称的河南洛阳,建国初期依靠重工业基础,成为当时的全国第五大重工业城市。近年来,作为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洛阳在河南省发展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吸引了众多金融机构进驻布局。

作为洛阳本土法人机构的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洛阳银行”),拥有洛阳优良的经济基础依托,然而其却因内部控制、制度缺失、公司治理能力不强等问题导致监管部门对其“罚单不断”,因财务数据披露不一致令其真实业绩备受业界质疑,甚至还曾“拒绝、阻碍人民银行监督检查”,一系列的事实或导致洛阳银行面临着更大的内部管理风险、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上市之路也历经坎坷。面对内外部环境的机遇与挑战,在金融严监管、去杠杆背景下,洛阳银行上市之路亦更加艰难,或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罚单接踵

洛阳银行前身为洛阳市商业银行,是1997年成立的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09年3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洛阳银行。该行连续9年监管评级达到二级,然而近日却陷入接连不断的违规罚单的“泥潭”当中,涉及不良资产核销、贷款“三查”、违规授信、管理失职等问题。

7月24、25两日之内,银保监会发布六则对洛阳银行的行政处罚信息。

7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称,洛阳银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一)洛阳银行在业务相关制度缺失的情况下,办理了出口商业发票贴现业务。(二)在办理的出口商业发票贴现业务中,洛阳银行贷前调查不尽职,审查阶段不审慎,授信审批阶段流于形式,放款阶段存在失职行为,贷后管理未尽责。(三)洛阳银行将上述业务中形成的不良资产在不符合规定情况下认定为呆账且核销。(四)洛阳银行违反内部控制相关法律法规,没有按照该行内部制度的要求执行授信业务审查有关流程以及没有履行不良资产核销相关程序。对王建甫责令整改并处以罚款共计200万元。

此外,两名相关责任人也被处罚。据24日银保监会另外两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于洁琳在洛阳银行在业务相关制度缺失的情况下办理了出口商业发票贴现业务的违规行为中负有责任,被洛阳银监分局处以警告,并被罚款7万元。宋东亚在洛阳银行办理的出口商业发票贴现业务中对授信以及放款审查流于形式的违规行为中负有责任,被洛阳银监分局处以警告,并被罚款5万元。

7月25日,银保监会连续对洛阳银行发布三则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基于在洛阳银行实施的违规核销不良资产的行为中负有责任的违规事实,分别对耿红、李忠营、陈占朝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9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两则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李建曾,对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贷款“三查”严重失职,形成大额不良应负领导责任,被处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魏宇林由于贷款“三查”严重失职,形成大额不良,被处以罚款合计200万元。

9月13日,银保监会再次发布对洛阳银行的行政处罚信息,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曹红政在洛阳银行郑州分行违规授信以及没有执行内部制度的违规行为中负有管理责任,对其处以警告处罚并罚款5万元。

9月中旬,中央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官网上披露的《中国人民银行洛阳市中心支行公布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在被罚的六家银行中,其他5家银行所涉及的违规行为主要类型为“未按照规定挑剔残损、无损人民币”,而洛阳银行显得与众不同,其由于“拒绝、阻碍人民银行监督检查”,被央行洛阳市中心支行罚款20万元。

内部隐忧

据洛阳银行2017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度主营业务收入108.35亿元,增幅13.86%;利润总额38.83亿元,增幅11.95%;存款余额1248.19亿元,增幅13.47%;总负债2134.79亿元,增幅14.28%。看似不错的业绩指标的增长难掩其隐忧。

不良贷款率是衡量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安全状况的重要指标之一,用来衡量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占总贷款余额的比重。相关数据显示,洛阳银行2017年不良贷款余额11.83亿元,不良贷款率1.57%,较2016年该指标1.52%上升0.05%。该行2015-2017年不良贷款率数据分别为1.37%、1.52%、1.57%,呈逐年上升趋势。

存贷比是指商业银行贷款总额除以存款总额的比值。从银行防风险角度分析,存贷比过高,其系统性风险或会升高,流动性风险亦会增大。虽存贷比不得超过75%的规定不再是监管部门的法定监管指标,转为流动性监测指标,而洛阳银行2017年度存贷比为74.28%,相比该行2016年存贷比72.53%,同比上升1.75%。

Copyright © 2016-2019 365bet官方 版权所有